沙滩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虚拟人会强奸电子羊吗阳淼

发布时间:2020-03-12 12:57:20 阅读: 来源:沙滩椅厂家

虚拟人会强 奸电子羊吗? 文/阳淼 山寨发布会创始人

当一个企业增长到足够大的规模,通常就会做一些务虚的事情,例如价值观,例如企业社会责任,例如百度BIG TALK大会。这个大会每月一次,本月才第二次。主办者会请来科技领域的各种教父、布道师、弄潮儿和拓荒者,一来让百度百家的自媒体作者们能接触到最新的思潮和技术,再转化为新鲜的内容;二来则是摆架子这个平台,传播创新、突破、颠覆、趋势等等对互联网公司格外有利的价值观。

这种意图在第二次BIG TALK大会上就得到了充分表现。这次百度请来了虚拟现实(VR)的标杆性人物,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互动实验室创建者杰里米·拜伦森(Jeremy Bailenson)。说他是标志性人物,一是因为他地势太好,就在斯坦福,硅谷的孩子们一想了解VR技术抬脚就到了他实验室,马可扎克伯格去他实验室体验了一把,两周后facebook就公告用20亿美元买了虚拟现实头盔厂家Ocuclus;二是因为他的角度很不错,他研究的不是纯物理的VR技术与实现,而是研究虚拟现实状态下,人对自身认知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人际交互的新商机。

拜伦森在BIG会场搭建起了硕大无朋的虚拟现实演播棚,不仅能让体验者身临其境,还让现场观众也能够同步沉浸式地进入VR场景。百家大总管陈磊为了这个会场不惜血本,一位外部协作的人士告诉淼叔,搭建的三天里,陈监工最常问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不是世界最大的体验平台?答案为否,他就一个字:加!最后克服了种种工程和其他障碍,呈现出来的效果的确离虚拟和现实都很近。

在逼真的体验之后,拜伦森阐述了他发现的几个虚拟现实应用场景。最有趣的在于VR在教育场景中的应用。这不是说简单地让教师和学生各自的“Avator”(化身)坐在一个电子教室里,而是真正地糅合了心理学与虚拟现实。拜伦森发现,学生在三种情况下会特别专注地聆听教师:当教师注视自己时,当教师采取与自己类似的姿态或动作时,当教师与自己容貌相似时。这三点在现实情况中几乎都不可能发生,因为一个教师不可能同时注视30个学生、模仿他们的动作或者跟化妆成他们。但这在VR中都不成问题。算法会让每个学生的Avator都感觉到教师的Avator看着自己,模仿自己,像自己。拜伦森说,学生们的注意力和成绩有了显著的提高。

这个例子是基于多人互动的VR研究。拜伦森还研究了个体在VR条件下的心理变化。他发现,当Avator具有一些优势条件时,个体在VR环境中反复训练后,也能够增强其自信心或利他主义。当Avator反复练习锯掉一棵大树时,生活中的个体会逐渐爱惜使用纸张。而当给个体展示VR中他们老去或肥胖后的样子时,生活中的他们会注意储蓄,或提高减肥积极性。

VR技术的神奇与应用场景其实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文章去描述、去想像,但淼叔更感兴趣一个类似科幻的话题:当VR技术真正普及推广后,人的自我认知,人与人的交往,会发生哪些深刻的变化?这些变化又会决定社会规则怎样的变化?

这并非杞人忧天。从拜伦森的试验中我们看到,VR对人的心理和交往方式会产生显著的影响,而由于心理学的介入,VR Avator的塑造会更“直指人心”,在这种环境下,VR对人类的改变速度,将远远超过自然进化时的改变速度。

上世纪90年代,有一本教父级的科幻小说,名叫《雪崩》,其中的故事即在现实世界和VR世界之间交替展开。《雪崩》是一本准确甚至超前预见了电子朋克、黑客、可穿戴设备和VR技术的书,书中的一个核心设定就是,当人类在VR世界中因为病毒或他人攻击受到伤害时,因为强烈的神经作用,现实中的人类也会受到伤害。

其实VR热潮并非最近兴起,在《雪崩》之后,随着科幻电影的逼真展现和技术进步,已经有一些思考者开始审视VR的作用。记者Howard Rheingold在1991年的书《虚拟现实》中写道,他总被问及虚拟现实是否会成为电子毒品;因为二者的结果某些方面是相似的,都会让人身在幻境,反过来也会刺激大脑产生某些神经递质,从而产生成瘾可能。

目前,虚拟现实的技术还达不到让人类产生第二个社会的地步,上述担忧暂时不会实现。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考虑一些即将出现的问题,例如,VR世界中人际交往的规则和礼节。毕竟,在机器人还没有发明时,阿西莫夫就颇有先见之明地拟定了“机器人三定律”;而电子邮件发明后,一种全新的礼仪也就是邮件礼仪随之而生。技术进步很快,社会发展滞后,但社会规则总是要跟上技术,否则技术本身也生存不下去,例如某些克隆。

淼叔把这个问题递给了BIG TALK上的诸位嘉宾,得到的回答比较遗憾。一位技术专家说,我只负责技术实现,不考虑这些问题;一位心理学家说,随着发展,自然会有解决办法(大概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主持人大概觉得比较尴尬,急切地说,技术人不该被问及这个问题,这种问题应该用常识来解决。毕竟当年科学家只管造原子弹,而不管它们怎么用(这个也是个常识错误了,科学家们当年向美国政府强烈建议制造原子弹的原因是纳粹德国可能先造出来,科学家那时候可没有两耳不闻窗外事)。

倒是拜伦森回答得比较实诚,他说,智能手机出现得这么快,大家还没形成智能手机礼仪呢,可能没时间去考虑VR礼仪吧……不过Facebook买了Oculus之后,的确被经济学人发问责难,媒体说,FB已经让人够沉浸了,再来一个VR头盔,用户的时间更加被独占了,这对社会资源整体上来说是不利的。他也承认,移动互联网的礼仪,和虚拟现实的礼仪,的确我们还有太多不了解的地方。

当然,说这些不是要唱衰虚拟现实,说实在的,淼叔自己去体验时也实在是惊喜加震撼。我倒是觉得,无论是基于产业现实的考虑,还是这些务虚的规则、礼节、社会结构的探讨,其根基都是真实的技术和产品能够被我们触及、感受和体验,这也是无论百度BIG TALK还是腾讯WE还是其他什么公司频频组织硅谷和其他国外精英来国内交流的意义所在,只有当我们接触到世界潮流时,才能真正以世界的视角去思考未来。

阳淼将在微信公众号 山寨发布会 上更新他的最新观察。新浪微博@阳淼 ,私信开放。

空调维修之3匹空调一小时多少度电

海尔售后

空调内机嗡嗡响声音大的原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