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皇帝十二妃第三十六章游说

发布时间:2021-01-20 07:43:55 阅读: 来源:沙滩椅厂家

就在高春来数钱数到手发软的时候,接到客户投诉怀疑一些CERRUTI品牌专卖店,在销售正宗CERRUTI品牌男装的同时,将一些国内制作同款男装混杂其中一同销售的沈青,则正跟罗丽兵分两路对全国五十多家CERRUTI品牌专卖店进行暗访。

不过,他在暗访过江浙、湖广一带二十六家专卖店之后,却没有从其中发现混水摸鱼的情况,于是只好携小倩前往此行的最后一站,同时也是拥有四家CERRUTI品牌专卖店的上海。

这次前往上海,除了视查四家CERRUTI品牌专卖店经营情况之外,他还准备顺便探一下那位上海加盟商侯光亭的口风,看对方愿不愿意在将来继续代理“庄之妮”品牌女装。

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位上海代理商现在已经隐隐成为其它CERRUTI品牌代理商的风向标。

只要这位仁兄肯率先加盟,相信其它代理商也会随后跟进。

当两人走出机场候机大厅,乘坐计程车来到上海市中心区域时,天空忙碌了一天的夕阳已经完全消失在了西方天际。

夜幕下的大上海华光异彩,霓虹闪烁,公路上车流不息,两旁行人道自然也是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晚上九点,沈青挽着小倩走进了西藏路一家CERRUTI品牌专卖店,里面正好有几对年轻情侣在挑选男装,其中甚至还有两位金发碧眼外国朋友正在刷卡付账。

走到一件标价一万三千人民币CERRUTI手工西装跟前,沈青与小倩先是伸手摸了摸这套西装的材质,然后才将肩部与领口结合部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套西装,你看怎么样?”

面对男人疑惑地眼神,这段时间跟随罗丽学习了大量服饰方面知识,俨然已经成为半个行家的小倩立即点了点头:“从材质与手工上判断,这些的确是我们从意大利进来的正宗CERRUTI服饰,应该不会有错。”

“这就好,看来侯光亭那家伙做生意还算老实!”

沈青闻言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的确不希望以次充好这种商德败坏的行为,会出现在这位被自己寄予厚望上海代理商身上。

这时,一位身材苗条容貌娇好售货员走了过来,并且用一口标准普通话介绍,道:“先生欢迎光临,本店经营的CERRUTI品牌男装都是来自意大利本土,一针一线都是由意大利顶级师傅手工精心缝制,绝非那些流水线生产二流品牌所能比拟……”

看着眼前这个口齿伶俐导购员,介绍起CERRUTI品牌男装优点来一套接着一套,而且对于自己的提问也总是能够及时回复,显然在上岗之前就已经受过系统的岗前培训,这使得沈青十分高兴。

看来,上海这四家CERRUTI品牌专卖店之所以能够生意兴隆,除去上海这个地方的确很有购买力之外,作为地区代理商的侯光亭在管理方面下的功夫也是功不可没。

“先生,这边还有最近才从总公司进来的新款,您要不要试一下?”

面对导购员的热情,对这些专卖店工作人员素质十分满的沈青微笑着朝对方摇了摇手,道:“我姓沈,来自深圳总公司,麻烦你打电话跟侯光亭说一声,就说我在西藏路这家专卖店对面的咖啡馆等他。”

语毕,沈青就挽着小倩走出了专卖店。

上海西藏路CERRUTI品牌专卖店对面咖啡馆内部修饰有着十分典型的英式风格,华贵典雅无处不体现着一种内敛的贵族气质。

不同于其他人声鼎沸的咖啡馆,这个装饰典雅的咖啡馆散发着一种浓醇的咖啡香,播放着钢琴演奏的轻音乐,座位大概坐了七分满,所有客人看来个个都很有气质。

点了两杯哥本哈根,两人听着美妙的钢琴轻音乐刚喝了两口咖啡,那位从店员嘴中听到消息的上海地区代理商侯光亭就匆匆推门走了进来,于是沈青立即伸手朝对方挥了挥:“侯老板,这里!”

这时,侯光亭似乎也看到了两人,于是大步走过来握住沈青的手歉意,道:“沈总这次来上海,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搞得我这边连一点准备都没有,真是太失礼了!”

“这次出来其实是为了去北京办点事情,回来时就顺利来上海看看侯老板。”

沈青微笑着请对方在自己身边坐下,然后才转头询问道:“最近天气转凉,街上穿西装的男士也随之越来越多,你这生意应该还不错吧?”

“托沈总的福,最近生意比前一阵子的确要好一些,四个专卖店的经营额加起来每天都有七、八十万左右,估计今年的销售额可以超过一个亿。”

“侯老板生意做得好,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事实,我这个远在深圳的甩手大掌柜可不敢贪天之功。”

沈青微笑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我们刚才在西藏路专卖店转了转,发现你们这里的工作人员素质比其它专卖店都要高,而且对于业务也十分熟练,看来你在管理方面的确很有一套。”

紧接着,他又鼓励似的补上了一句,道:“侯老板放心把生意做大,争取今年在上海地区再开一间CERRUTI品牌专卖店,我们一定在后面全力支持你。”

“有沈总这句话,我今年之内就在陆家嘴再开一间CERRUTI品牌专卖店。”

说到这里,原本兴致很高的侯光亭却突然深深叹了一口气:“如果有女装品牌一起做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大量节约成本。”

人精似的沈青那里会听不出对方的弦外之音,于是立即顺势而上道:“你消息还挺灵通嘛,我那边女装生产线还没有正式开工,你就已经盯上这块肥肉了!”

“沈总在广州那边又是建厂房,又是引进生产线,动静搞得这么大,我们这些加盟商现在可都等着跟您一起发财呢!”

作为一位精明商人,沈青自然明白商场上欲擒故纵的伎俩,于是没有立即表态是否将“庄之妮”女装上海地区代理权给对方,只是微笑着出言敷衍道:“大家不要急嘛,估计再有两个月生产线就能正式投产,绝对是正宗的意大利女装品牌,而且价格上肯定会比其它意大利女装品牌有较大优势。”

在他说话的同时,小倩已经适时拿出两件样式新颖“庄之妮”女装样品供对方欣赏。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将这两件女装样品认真打量一番之后,对这种设计风格十分满意的候光亭微微点头询问,道:“这样一套女装,不知道沈总开出的供货价是多少?”。

“由于现在还没有进行大批量生产,所以这种女装具体价格也不好说得太满,零售价估计定在一千到一千二左右,至于进货价还是按照以往的四折拿货。”

听过对方给出的报价,通过代理CERRUTI男装品牌发达起来的候光亭双眼不由一亮。

因为他十分清楚,这种款式新颖正宗意大利品牌女装,一千多块的价格在上海地区十分有竞争力。

于是,这位“暴发户”立刻凑到沈青跟前笑着说道:“这种‘庄之妮’女装的上海代理我是做定了,只要沈总同意,我现在就愿意预付一百万订金。”

眼见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心情大好的沈青也忍不住跟对方开起了玩笑:“怎么,这么信任我,就不怕做赔本生意?”

“跟着沈总这尊‘财神爷’,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只管每天在家数钱就行了!”

说到这里,候光亭似乎又深有感慨地说道:“不瞒您说,自从跟着沈总开始做CERRUTI男装品牌代理之后,我这一年来做什么事情都是顺风顺水、财源广进,我看这都是沾了您的财气。”

眼见对方似乎认定女装这一块大有潜力可挖,沈青于是笑着说道:“既然候老板这么信得过鄙人,那明天你跟小倩谈一下具体细节,如果没问题就把合同签了,估计春节过后新货就可以上架销售,正好可以赶上春季换装的销售旺季!”

听闻对方终于松口,候光亭一张老脸顿时笑开了花,并且表示只要合同一签就立刻将一百万加盟费打到公司账上。

从咖啡馆出来时,手表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十一点的位置,于是沈青挥手告别候光亭就与小倩钻进了一辆计程车。

汽车缓缓行驶在上海宽敞马路上,沈青透过车窗发现上海街头还一如往常七、八点钟时那般热闹,于是转头向小倩询问道:“难得见到上海街头十一点之后还如此热闹,难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小倩思索片刻,这才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回答道:“我想起来了,今天好像是洋人的圣诞平安夜!”

有没有搞错,一九八八年的上海人也过平安夜?

沈青闻言也不由微微愣了一下,因为他十分清楚上海人大规模过圣诞应该是二十年代八十年代以后。

难道因为自己的到来,使得这个世界在某些事情上已经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迹?

龙城烈焰

三国英杰传(墙裂推荐)

水浒群英传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