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醉戏末世梦呓芳华二

发布时间:2021-01-20 07:37:28 阅读: 来源:沙滩椅厂家

前情提要:三人从教工浴室出来,稍作停留便往楼下走。

不知说起什么,泮二就谈到了下午的生理课,当即咬牙切齿道:「那个臭婊

子,别让我抓住她的把柄!」

「嘘——」胖子把手指竖在嘴前,指了指前面的校长室。

「嗯……嗯…亲……亲亲…老公……好……好厉害……」

阵阵呻吟从校长室传出「可……这样……真……真的……不会……被……被

别……人听……听到吗?」那个女人显然还有些不放心。

呵呵,你们还真被人听到了……泮二心中冷笑不止。

「怕什么,其他人都去开考务会了,专心点,哦,小妖精,你可真会夹……」

显然,校长是个不正经的。泮二撇撇嘴,正打算离开。

突然又觉得女的声音很耳熟,看着胖子的脸,小声道:「这声音好耳熟,会

不会是程婕婊子?」

胖子一听,也觉得是:「真的挺像,而且不是说她靠这上位吗?」

「哦,这样啊……」泮二眯了眯眼,计上心头。你给爷等着,小骚逼。

*******************************************************************

泮二带着徐铭悄悄走上前,校长室的门大开着,他们也不敢冒进。

「哦…哦…天哪…你可太…太会草了…」因为离得近,那女人的声音很清晰,

「你…哦…顶到人家了…啊…哦」

泮二这次可以确定了,这骚女人绝对是程婕那婊子。只是很难想象这娇媚的

呻吟是从平时那不苟言笑的女老师口中传出的。

泮二感觉自己的老二又硬了起来,但是按捺住内心的冲动,向徐铭比划了几

下拍照的手势。

很显然贫穷如泮二并没有能够拍照录像的手机。

徐铭自然不傻,立刻会意,掏了出他新买的「随心plus」。这是是国产

「国为」牌的手机,即使在富人区那边也算的上好手机。它的特色在于随意折叠

拉伸,且全机透明,讲究随心所欲。

徐铭捏住手机的摄像头,抻面条一样把手机拉得很长很细,而手机却没像面

条一样耷拉下去,而是如棍子般直挺。

只见徐铭右手握住「棍棒」,把有摄像头的一端伸向校长室的门,另一只手

在「棍棒」手握处点了几下,一幅由手机发射出来的光点组成的活春宫就出现在

了泮二三人面前。

画面里,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正把一个上身不着寸缕,下身肉色丝袜配卡其

色及膝裙的年轻女人摁在办公桌上快速地草着。那女人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

脸。她胸前硕大的奶子正配合着那男人前后摇晃,努力勾勒淫荡的轮廓。

胖子眼睛都看直了,左手不自觉地隔着裤子搓弄着自己的鸡巴;顾念面色潮

红,不时瞅瞅自己的胸部,暗自嫉妒;泮二则最为冷静,思索着把程婕收入囊中

的办法。

眼看身旁那两个被欲望支配的二货就要把持不住了,泮二轻轻拍了拍胖子和

顾念,示意二人冷静冷静……

「嗯…嗯…呼…你可真骚啊…是不是…每天…都想被我操啊?」校长挺着啤

酒肚咬牙切齿地羞辱程婕,而且胯下更是加大了力气。

每次他都把鸡巴拔出大半,蓄力一番后才猛然撞入。

程婕的子宫估计被顶到了,一下子仰起上半身,大叫道:「呀…哦…啊…啊…

好…好深…啊…去…去了啊啊啊啊…哦!」

那女人抬起上身,美丽的小脸从头发中显现了出来,面色潮红,美眸微眯,

一张红润的小嘴喂喂张开。

伴随着程婕浑身的颤抖,校长猛地抱住程婕的屁股,在一番快速而又用力的

耸动之后把浓浊的精液灌进程婕的子宫深处。

「哦!呜……」这场大戏在正高潮的程婕歇斯底里的大叫中落下了帷幕。

校长「啵」的一声拔出了鸡巴,无视掉从那粉红肉缝中渗出的白色浊液,待

程婕用面纸擦干净他的鸡巴后将其塞进了裤裆里。随后筋疲力尽的校长一屁股坐

进沙发,掏出烟盒,正要吞云吐雾。

门外的徐铭一看俩人弄完了,就要停止录像。

猜测两人可能说一些重要的事,泮二赶紧阻止了他,指指耳朵,示意他听听

校长和程婕的谈话。

程婕自顾自地擦了擦下体,开始穿衣服。

这时校长果然说话了:「最近工作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

忙的尽管提,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一年来的精心伺候。」假惺惺地说罢又淫笑两声。

程婕摇摇头,扣好白色衬衫的最后一枚纽扣,一副冷淡的样子,似乎刚才浪

叫的不是她:「谢谢您,我最近工作挺顺利,有困难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那就好,呐,这张卡够你一个月花的,还有这个购物券,上次一家长送我

的我一直没用,里面大概有两百金币,你拿着用吧。」

这钱并不少,很多年以前,全球就改用贵金属作货币了。货币面额不提,但

总体来讲一金币可兑换一百银币。而银币对于普通人家已是不菲,三四银币通常

够一大家人一周的伙食。两百金币确实诱人。

「这购物券……」程婕结过银行卡,却在购物券上迟疑了。

「别担心,也就一两百金币罢了,不算什么。」校长拜拜手,「话说回来,

你那个弟弟用不用换个医院,我觉得现在这个医院医疗水平还不够治好他。」

「嗯?」似乎只有这句话引起了程婕的注意,她难得地笑着问「那您有什么

办法吗?您知道,如果真的能治好他,我愿意的……」

「哦?你真的愿意?」校长那沟壑纵横的脸上闪过一抹促狭,玩味地看着程

婕,「你说这话是真心的?我可不愿意玩一具『尸体』,所以……」

「我真的愿意!」程婕快速地回答,似乎这样就能表达自己的诚心。

「好吧,你先回去吧,考务会估计也快开完了。」校长自然老狐狸一条,吊

她胃口,「关于你弟弟的事我会留意,我有空会叫你来签合同的。」

出了丑还没得到好处的程婕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刚才几乎把「我愿意」

写在了脸上。当下冷了脸,和校长道了个别就往外走。

门外潘二三人见校长室二人小剧场结束,也赶忙收了手机往楼下走去。

「似乎程婕有什么把柄在校长手上啊……而且她还有个在医院的弟弟……嗯……」

泮二心里分析着程婕和校长的关系,同时发现程婕比想象中更难搞到手。

在楼梯间,「哎——对了,我有事和你说,」顾念突然扭过头,对着正皱眉

沉思的泮二说到,「下周三之前你估计见不到我了,本小姐就要去参加『国家小

姐』的选拔了。」

泮二一听,乐了,嘲讽道:「呦,就你这身板,还选美?你也就在这破学校

选美能排上号罢了。怕不是被操出了幻觉?」

徐铭则完全想偏了,财大气粗:「那你可记得给我要几个选美小姐的电话啊,

这机会百年一遇啊!你就跟她们说不差钱!」

顾念白了泮二和胖子一眼,越想越气,置气道:「你们就想说这些?」说罢

快速跑了下去,理都不理楼上呆呆的二人。

「额,还是这小婊子发情时好管教啊……」泮二揉揉自己的头发,嘟哝一句,

拉上不明所以的徐铭,也慢慢下了楼。

*******************************************************************

B市,东区,政府豪宅。

「咣!哗啦——」洪辰光把手中咖啡摔了出去,昂贵的瓷杯撞在精心护理过

的木地板上,一时间,杯子破碎声、地板撞裂声、匙子滚动声交汇在一起。

「废物!」洪辰光还不解气,上前一脚踢翻报信的西服男子,「你们这帮饭

桶!所谓特战队连一个人都抓不住?」

「不……不是我们弱,是那尹衡太……太狡猾了!我们的一切计划行动都被

他看穿,才……」西服男子从地上爬起来,大气不敢出。

「你他妈还有脸说?」洪辰光又是一脚,那可怜的西服男子再次被踢翻在地,

「给我竭尽全力调查,他的情报网必须摧毁,同时给我查查下面的人是不是已经

坏了瓤,他妈敢在我眼皮子底下造反,一个星期,我要见他人头!」

*******************************************************************

B市,北区,贫民窟,废弃钢铁厂。

「……一个星期,我要见他人头!」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如是喊道,在

一个屏幕中。

「呵,口气不小」浓浓的烟雾后显现出了一张瘦削的脸,苍白,透露着阴狠,

「当年就凭借一身胆子掌权上位,而现在的你,无非是个懦夫罢了。柴那第一领

导人?笑话!」

尹衡吸了一口制作精良,价值不菲雪茄,言语间,白色的烟又一次遮住了他

的脸。

他把屏幕中的画面定格在此时,注视几秒,便转身大步走进了隔壁房间,紧

接着,隔壁隐隐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和哭喊……

*******************************************************************

「就是这个电话号码,给。」泮二把安洪翰的名片递给徐铭,「你带够钱了

吧?别到时候掉链子。」

徐铭接过名片,头也没抬:「那废话,小爷我别的不行,就是有钱呐。你果

然还是穷人做惯了吗?」语气欠揍。

「啪!」泮二一巴掌拍在徐铭头上,丝毫不客气:「可惜你头不行呢呵呵。」

「切,说的好像你有脑子一样,多半营养都用在鸡巴发育上了吧?」

「你小子皮痒了吧?」

「切……呃,二子你冷静,咱先打电话!」

两人这才安静下来,毕竟有重要的事要做嘛。

安洪翰的电话号码十分好记不是六就是八,泮二这个穷人十分嫌弃。在拨通

电话后,两人都安静下来,静静等着。

「嘟——喂,我是安洪翰。」

泮二明显听到了女人的喘息声,翻了个白眼,朗声道:「安先生您好,我是

今天早上遇到您的那个高中生。」

「哦?你是个高中生啊……有什么事吗?」电话那边女人的喘息声渐渐变小,

安洪翰应该在往别处走。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筠奴的服务十分周到,我想问问筠奴租借或是售卖吗?」

「呦,看不出来你好这口。这类我还有几个处的,筠奴都快玩坏了。」

「那安先生的意思是售卖奴隶是吧?」

「嗯,不过也分三六九等……电话里不方便,要不面谈吧。」

泮二看看徐铭,询问他的意见。胖子点点头,说:「可以,接下来是周末,

一起去吧。」

统一了意见,泮二对安洪翰说:「可以面谈,我们约在哪见面?」

「来我这吧,也方便挑选女奴,你旁边有人?」

「嗯,旁边是我的一个兄弟,我们会一起前去拜访的。」

「那就是两个人吧?我正好有环城观光列车的会员,你不如就乘这列车,到

我这之前正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呃,这,几十公里距离还坐列车,还地主之谊。泮二心里暗骂安洪翰抠门,

嘴上却如同抹了蜜:「这样吗?那太谢谢您了,我们什么时候去乘车?」

「毕竟那车开的慢,你们要不早点?要不就现在吧,已经晚上八点了。」

「好……好吧,就在南区车站吗?」

「嗯,到时候有人接应你,那祝你路途愉快,我有事先挂了。」

「好的,安先生再见。」摁下挂断键,泮二破口大骂:「哎呦我这暴脾气,

好歹也算客户,安洪翰这个抠逼货竟然让咱坐火车去!我还以为有个专属房车美

女相伴呢。」

「唉?什么火车?」徐铭好奇地问,「还有人比你抠吗?」

「去你的,他让咱现在去车站,坐那劳什子的环球旅游观光列车!」泮二嗓

门更大了。

「等……等下,那车叫啥?别更我说是环城列车吧?」徐铭开始也没在意,

思索一下突然抓住泮二的胳膊,快破音了都。

「好像是吧,你激动个卵子啊……」泮二揉着自己的胳膊,「你听说过这玩

意?」

「……我也不确定,但是貌似上流社会最著名的性服务场所就是在一列车上

的,而且好像就叫环城列车。」胖子咽了咽口水,被肥肉挤在一起的小眼睛里升

腾起欲望,「更神的是那列车神出鬼没,政府扫黄甚至没抓到它的尾气!」

「切,我可从没听说过扫黄行动,那难道不是组团嫖娼吗?」泮二撇撇嘴,

「你说的句句属实?别匡我啊。」

「我一直以为这是以讹传讹的,因为我认识的人还都没机会登上环城列车呢。」

胖子已经快合不拢嘴了。

泮二一听,心想自己似乎误解了人家安洪翰的好意,但嘴硬不承认:「那快

走吧,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个托,把一破车夸的这么神。」

*******************************************************************

泮二和徐铭走进火车站,刚进大厅,就被一个身着白色乘务服的女孩叫住了。

这个女孩和泮二年纪相仿,绝对没成年,皮肤白皙,深褐色的头发柔顺地搭

在肩上。明眸皓齿,肤若凝脂,淡粉的唇色是那么自然,粉红的颜色一张一合间

撩动着泮二的心弦。视线往下,身形修长,玲珑有致,白色制服和肉色透明丝袜

相辅相成,白色鱼嘴高跟鞋衬得脚趾晶莹剔透,圆润可爱。

女孩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双颊飘过一丝绯红,对泮二说:「我是淫圣大人派

来接应泮先生的浅奴。列车等您很久了,请跟我来。」

泮二早就看呆了,随便应了一句就下意识地和徐铭跟着浅奴走到了所谓的列

车前。

然后泮二就明白了为什么环城列车充满着神秘了。

候车区的站台从中间分开,一辆外表看来和远古时期蒸汽火车没什么两样的

列车就这样从地下「钻」了上来。

「走吧。」浅奴微微一笑,示意泮二和徐铭跟她上车。

在泮二和徐铭走上列车,又被列车内的宽敞惊呆了。列车内的空间应该是被

扩展过的,这种尖端技术什么时候就这么烂大街了?

在贫民区都只能在百科全书上见到的科技不断出现在泮二的面前:一上车,

迎面照过来的就是「环城」二字,这两个字就这样浮在半空,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的字还闪耀这金色的光华;旁边的恐龙雕塑竟然在动,或者说,那是一头被缩小

了的,被禁锢住的真正的活恐龙;车头动力区的标识似乎是说列车

动力由车头的微型核反应炉提供;那个玻璃柜里的药品应该就是那种无副作用一

夜七十次都没问题的「猛龙」了,平时提取一毫克都十分困难的药物现在竟

然装了一大瓶;其他平时难得一见的珍贵物品和高端技术在这里随处可见,不足

细说……

泮二已经被眼前的奇观惊呆了,他直到现在还没找到灯泡,但整个大厅灯火

通明。

「泮先生,这边是『环城会馆』的入口,您可以体验和享受所有项目,并且

会有专业向导为您服务。您最多可以体验十五个小时。」浅奴微微一笑,挽着泮

二走到列车一号车厢入口处,塞给泮二两个玻璃瓶,「这个瓶子里装的是淫圣大

人给您的『猛龙』,给您和徐先生用,我会在外面等您,祝您旅途愉快哦!」

*******************************************************************

泮二和徐铭推开一号车厢的大门,迎面走来了四个风格各异的女人。

「我是一号向导鸢子,在向导服务之外我还在一所学校担任教师职业。」最

左侧那名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的向导和浙畔成人电影里老师的装扮几乎一摸一样,

眼镜,制服,丝袜,一项不落。她化着淡妆,巧妙地立体了五官,并且显得更加

知性温婉。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我是二号向导熙子,我还是一名模特哦!」左二那名身高一米七几的向导

挑着魅惑的声线,如是说道。她五官俏丽,同时配合精致的眼线,诱惑的红唇,

如同水蜜桃一般诱人。有一种人就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熙子的浓妆非但没

有显出媚俗,更是衬托出她五官的娇俏。

「我是三号向导英子,是一名警察。」要说之前一号有制服诱惑的感觉,那

和三号就根本没办法比了。三号人如其名,英气十足,同时一身警服,长裤下面

是肉色的丝袜。她和二号的身高相差无几,即使是警服也挡不住她妙曼的身材。

「我……我是四号,还在上学呢。哦对了,我叫月儿。」视线向下,四号是

一名平胸少女,她身高一米四几,身材匀称,娇小可爱。她脸上白白净净,粉黛

未施,别有魅力。月儿扎着马尾,白色的连衣裙下是没有泮二胳膊粗的小腿。

好家伙,敢情这是在翻牌子啊,简直皇帝的待遇啊!

「我们俩一人选一个?」泮二其实全都想要。

「是的。」四位美女同时说到。

「这……」泮二为难地看看徐铭,发现他也在纠结。

「算啦别墨迹了,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泮二在徐铭耳朵旁边道,「老师类

型的咱以后玩程婕就行,萝莉咱还是第一次见,我要了。所以你模特和女警选哪

个?」

「我……英子,你过来吧。」胖子徐铭下定决心,朝那名女警挥了挥手。

「月儿,来哥哥这吧。」泮二也一脸淫荡地看着那名小萝莉。

「你几岁啊?你这么小真的能做向导吗?」泮二其实更关注的是这萝莉能不

能草,「你这么小真的能装下男人的鸡巴么?」

月儿想都没想,不假思索地道:「能的,月儿虽然没试过前面的小洞,但后

面的洞洞可是很大的哦!」

然后她又回答前面的问题:「我今年十五岁了,才不小呢,为了当向导我可

是把会所建设章程生生背了下来呢,很痛苦的。啊!你不能叫我月儿,章程上说

为了保护隐私,应该叫我月子!」

泮二看着眼前的萝莉,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无法全面了解环城列车了呢。

*******************************************************************

「前面是列车长廊,从这里你们可以选择各自要去的板块,这边是饮食区,

休息区;这是性爱区;这边是特殊爱好区,有丝袜,硅胶衣等板块;这是SM区,

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三个等级;还有这边是拳交,扩张等重口味玩法的区,

最后,所有区域内设板块都有可能涉及冰恋秀色一项,到时候会有特殊标识,不

适者请注意!」女警英子对着徐铭和泮二说完这么一长串话,喘了口气,「进入

房间之前请变换相貌,以维护会员隐私。两位先生可各自体验。」

「给,就是这个耳钉,能够变换相貌哦。」月儿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小东西,

「哥哥你要参观哪一个区啊?」

「咕……」泮二带好耳钉,正想先和徐铭去性爱区体验,结果肚子先给出了

回答。

「那咱们就先去饮食区吃饭吧,会所的厨师都可厉害了!」月儿充满活力,

拉着泮二朝二号车厢走去。

异香扑鼻,诱人垂涎的香气从二号车厢中漫出,泮二推开门:「我去!这特

么是饮食区?」

月儿拉着泮二蹦蹦跳跳地向前走去,仔细地讲解道:「凡是你所看到的东西

都是可以吃的,包括作为餐具的女人们。」

泮二转而问月儿:「那我能吃了你吗?嘿嘿。」

「呃……这……哥哥你看这盆汤,用补阳的药物温火慢炖经数十道工序制作

而成的。」小萝莉被吓了一跳,指了指前方的餐桌,转移话题。

泮二眼前的长桌上有各式菜品。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双腿被固定成M型坐在

最前面,粉红的嫩穴被金属制的架子扩张到最大,整个小穴的褶皱几乎都被抹平

了。然而紧接着,她阴道中晶莹的淫水就被滚烫的汤汁取代了。

那女子紧紧咬着牙关,粉红的小穴已经变得深红,伴随着阵阵抖动,汤汁有

所溢出。

泮二用汤匙盛了一小碗,品尝了一下。

「啧,这汤的味道还真是不错。」泮二咂咂嘴,又问月儿,「你要不要尝尝?」

说罢也不等月儿回答,他将一口汤含在嘴里,吻住月儿柔软唇,撬开她的牙

关,就这样渡了过去。

「唔……」月儿也不反抗,并不嫌弃地将那口混有泮二口水的汤吞咽了下去。

之后,她任由泮二肆意地亲吻自己,并不时做出回应。

「你嘴也太笨了!」泮二抱怨道,「你的吻技也太差了吧,就你这样怎么在

性服务场所工作啊?」

「知道了啊!人家才是初吻的……」月儿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痛苦,但掩饰的

很好,她笑得灿烂,「那哥哥你教我接吻好不好?」

泮二只顾着品味月儿的红唇了,丝毫没注意月儿笑不及眼底。

「嗯……唔……啵……」在泮二的指导下,两人吻得昏天黑地。

「等下。」泮二停了下来,指了指自己的小弟,「我硬了,你帮我。」

月儿也没有多说,脱下了泮二的裤子,使他硕大的老弟暴露于空气之中。

「这……这也太大了吧——唔」月儿说到一半时,泮二就把鸡巴塞进她的嘴

里了。

享受娇美萝莉的口交服务的同时,泮二把手伸向桌上的几个女人。

离泮二不远处,有一台人形挤奶器。这挤奶机可不简单。那是一个短发的少

女,她眼神迷离,没有四肢,被固定在桌子上。而令人流连的是她白皙的肌肤和

硕大柔软的乳房。

泮二伸手摸了摸她的奶子,轻轻一捏,就见有乳汁喷薄而出,好在她的乳头

整个被固定在榨乳机上,挤出的奶才顺着管道流进杯子。

「挤奶机是这么用的?挤的时候手感可真好。」泮二请教那位卖力地趴在自

己胯下用心舔的少女。

「挤奶机不是那么用的!」月儿在一旁着急了,「看到她下身伸出来的那个

白色的握柄了吗?握柄和她小穴相连的不仅仅是电线哦,其实主要是脐带!技术

人员在她怀孕时取出了她肚子中的女婴,胎盘则留在了她身体内,并使她永远处

于有奶且敏感的的状态。」

「那这两个摁钮有什么用呢?」泮二看着握柄上的一白一粉两个摁钮。

「白色的是挤奶键,能够刺激她的乳房和下体,同时开启榨乳机的开关。那

个粉色的是卵巢刺激器,在挤奶前多摁几下粉色键能使她分泌出的乳汁于她的淫

水混合。加了转基因甜味淫水的奶水更加醇美哦。」

听了月儿的解释,泮二先是摁了白色摁钮两秒。只见这短发少女因孕激素长

期分泌而显黑紫色的乳头因真空而被拉长,同时奶水飞泄而出,一个三百毫升的

杯子瞬间就被装满了。

之后,泮二又摁了两秒红色的摁钮。这次,少女身体剧烈颤抖,平滑的小腹

一下下地收缩,因发情而变得深红的阴道口不断吮吸着一根透明度管子。然后白

色和透明的液体慢慢从这跟管子中流出,混入了挤出的奶汁之中。

「给,我刚挤的。」泮二把手里刚品尝过的奶水递给月儿,「你含在嘴里,

然后给我口交。」

「嗯……」月儿没有推脱,含了一口「牛奶」就继续给泮二口交。

泮二知道,月儿应该没有口交的经验,没有什么技巧。月儿只是含住鬼头,

然后把鸡巴尽量往里塞,有时还会磕到牙齿。但是那温暖的感觉和乳汁的顺滑相

交织,泮二感觉好极了。

「啊,啊,我要射了!」泮二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双手抱住月儿的头,让自

己的鸡巴尽量深入,然后精液一股股射入月儿的喉咙深处。

「咯……咕噜……」月儿强忍着喉咙的痛苦,把乳汁和精液全部吃了下去。

刚射了的泮二让月儿继续清理他的鸡巴,自己则继续探索美味了。

他从一名躺在桌上的少女的身上拿起一个寿司,又被一个两腿一百八十度分

开躺在桌上的女子吸引了。她小穴中塞着直径五厘米的火腿,还有大半截露在外

面。

泮二拿起一把刀,把火腿切了几片,塞进嘴里。

「我去找东西吃了。」泮二说着从另一名少女穴中抽出一条面包,又从另一

个长相极美女孩嘴里蘸了一些沙司,咬了一口,「你也自己找点吃的,然后在这

等我。」

不得不说,餐厅极大,泮二一路品尝,不管是女孩美乳上的蛋糕还是裙底的

火腿,亦或是美丽的丝袜脚上涂满的美味酱汁,都使泮二觉得如梦如幻。

吃到几乎饱了,泮二走到了一扇门前,想都没想就推开了。

似乎也是个饭堂,很整洁,有一名乳房几乎有G的女仆装的美丽女子走了过

来,问到:「先生您想吃什么呢?」

她的双峰完全漏在外面,雪白的肉体如腿上的黑丝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泮二

移不开眼睛。

「呃……我看下菜单吧。」泮二也不知道点什么,「话说那个珍贵一点啊?」

女仆递来菜单,指着最后那个烧活乳,说:「这是我们厨师最擅长的菜,也

是最难得的。」

「行吧,那就它了。」泮二根本听不懂菜名。

「那个……」女仆脸有点红,也有点踌躇,「那我陪您用餐吗?还是另选别

的女仆?」

「就你吧。」泮二心想吃个东西都这么墨迹,哎?她怎么把我裤子扒了?

这个美丽的女仆脱下他的裤子,然后将泮二那粗壮坚硬的铁棒吸入嘴中。

泮二正要感叹这女仆口技高超,女仆站起身来,撩起裙子。

「为了让菜品更美味,请您务必和我性交!」女仆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

裙子下面是一双开档的黑丝,暴露在空气下的诱人的小屄正泛着美丽的水光。

泮二气血冲顶,抱起这位美丽女仆,让她面对面骑在自己身上,用鸡巴对准

屄洞,一杆到底。

「嗯……嗯……嗯嗯……哦!」这女仆显然做爱时并不爱大喊大叫,只是趴

在泮二身上上哼哼。泮二两只手抓住女仆弹性极佳,浑圆挺翘的屁股,下半身用

力前后耸动,鸡巴操得越用力,双手揉捏的力道就越大。

「疼啊啊」女仆虽是这样喊,脸上尽是享受。

泮二又抱起她的一条腿,侧着插她的小穴,深入浅出,次次命中花心。

「啊啊啊啊!」那女仆明显高潮了,叫着「给我」就虚脱了。泮二还没到达

高潮,自然也没能射精。

女仆娇叫一声,但紧接着就丢下没爽完的泮二踉踉跄跄地跑向了厨房。

过了一会。

「嗒,嗒」鞋跟与地面的碰撞声时轻时重,说明它的主人脚步浮虚,全身无

力。那正是刚才那女仆,她双手端着盛着什么东西的盘子走来了。随之而来的是

一阵阵肉香,没错,那,那位美丽的少女似乎散发着熟肉的气息。

「您要的活烧乳已经好了。」那女仆走近,对着泮二说到。

泮二看清了,那女端着的盘子里,正是她之前被自己肆意揉捏啃咬吮吸过的

丰满硕大的乳房!就在那个盘子里!还他妈是熟的!还他妈与那女仆连着呢!

泮二突然觉得原本诱人的肉香恶心起来了。

「你的奶子真的熟了?这不是还连在你身上吗?」泮二宁愿这是个玩笑。

女仆会错了意,她赶紧回答道:「没有打麻醉,专属烹饪,秘制酱汁,品质

有保证的!」说罢更是把那熟了的双乳摆在了泮二面前,这一瞬间,那熟透了的

部分与本体脱离了,泮二甚至能看到断掉的血管和组织,白森森的肋骨和跳动的

心脏。

「呕——」泮二就这么吐了一地,胃中翻江倒海,「啊呕呃——」

泮二捂着嘴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这个房间。

可不是,泮二再浪再好色也终归是一个小小的高中生,近距离看到肉体破碎,

熟制人肉的画面,已经快要吓破了胆。

「啊呕————」「呃呕————」泮二吐起来止都止不住。

「呀,哥哥你怎么了!」正在大吃大喝的月儿看到大吐特吐的泮二,焦急地

问道:「是不是食物有问题,你说话啊!」

泮二摇摇头,刚要说话,「呃呕——呃呃——」

「吃……吃人?」泮二面如土色,再次重复道,「你们……这里还吃人?」

月儿生的一颗七窍玲珑心,立刻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

「是这样的,刚才哥哥应该进错了房间」月儿一脸惭愧,「是月儿的失误,

是月儿的玩忽职守……」

「而且,吃人在有钱人家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这时月儿眼中露出了

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丝丝伤痛,「况且,富人剥夺穷人的钱财和权利,这和吃人有

什么区别?如果能够把女儿换成钱,穷人们的生活也会好很多。」

泮二从小被一个男人养大,泮二不知道他的姓氏,也许他姓泮吧。他大字不

识几个,自泮二记事以来,他就不断强调自己不是泮二父亲这一事实,而且只要

泮二叫他四爷。

四爷在城里卖体力,偶尔也能给贵妇小姐充当一下肉玩具,虽不体面,但也

让泮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月儿所说的穷苦,是泮二没有体验过得。

「那……你也是被卖进来的?」泮二看着月儿美丽的眼睛问道。

「……不……」月儿有一点点不自然,但还是对泮二说,「不是,我比较向

往性爱!」

「可是……」

「让哥哥受到了惊吓,月儿补偿哥哥好不好?月儿想哥哥的大鸡巴放进月儿

的身体里。」毫无疑问,月儿在转移话题。

「那是前面的小洞还是后面的呀?」泮二不想太多,虽然心中有疑惑,但还

是被做爱二字吸引了。

「那月儿带哥哥去性爱区吧,那里可好玩了,月儿前面后面都愿意给哥哥!」

泮二似乎发现自己在被月儿牵着鼻子走,但是在美人的诱惑下,他对自己也

没辙了。

卡拉希尔战记

赛尔号之超级英雄九游版

龙腾娱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