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亚管道规划遇阻中石油阿富汗油田项目暂停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9:01:16 阅读: 来源:沙滩椅厂家

中亚管道规划遇阻 中石油阿富汗油田项目暂停

中国页岩气网讯:在因出现溢油事故被乍得政府暂停开采之后,中石油近日又被曝出,其在阿富汗阿姆河油田的项目也已经停滞。

外媒引述阿富汗政府一位官员的话说,阿富汗和中国之间的石油合作项目由于没有在炼油事宜上达成一致,已经中止,目前工地上的设备均已停产。

对于这一项目何时能够重新启动,中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一位人士对记者称:“目前说不清楚,我们也在跟进了解相关情况。”

“中方与阿富汗政府可能在炼油地点的选择上有所分歧。”一位接触过这个项目的咨询公司人士称,“对于中方来说,这个项目当初投标的报价过高,因此商业价值并不大,战略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上述说法与阿富汗官员对当地媒体的表态有所呼应。当地官员称,目前正就在乌兹别克斯坦炼油的协议问题进行谈判。“我们等待在未来几天内将派一个小组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希望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达成转口协议。”

而中石油则表示对这一谈判的进展“不太了解”。

炼油地分歧

作为中亚地区最大的河流,阿姆河是阿富汗和三个北方邻国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界河。

2011年底,中石油通过竞标获得了阿富汗北部阿姆河盆地油田的25年开采权。根据协议,中石油将向阿支付15%的矿产税、20%的营业税,并上交50%-70%的利润。

这是几十年来阿富汗第一次将石油开采开放给外国公司。此外,当时中石油还承诺在附近建设一座炼油厂,以将开采出来的原油就地冶炼。

签约后不久,阿姆河油田即开始逐步投产。不过,中石油的炼油厂并没有同步开工建设。反而是去年12月,总部位于美国费城的化学公司FMC集团宣布,将在阿富汗建立炼油厂,而这个炼油厂距中石油的区块不远。

“中石油的炼油厂还没建,阿方又计划引入美国公司来建炼油厂,项目距离这么近,显然是难以并存的。”上述咨询公司人士说。

此外,根据中石油此前在多个场合的表态,在炼油厂建成之前,阿姆河油田所产原油将运往土库曼斯坦,冶炼后运回阿富汗或在国际市场销售。

对于这一计划,阿富汗政府一开始并不置可否,多次表示土库曼斯坦或者哈萨克斯坦都是可选项,但后来却决定放弃同属于阿姆河地区的土库曼斯坦,转向哈萨克斯坦。

“这中间不排除有美国方面的因素在背后实施影响力。”上述人士分析称。

战略意图VS回报效益

事实上,中石油阿姆河项目的经济性从一开始就已经受到业内的质疑。因为中石油在阿富汗开采的这一油田储量并不大,原油质量也不高,而且还要向阿富汗支付高额利润。

与中石油一起竞标这一油田的英国伦敦克能石油公司曾表示,作为一家商业油气公司,克能公司无法开出等同于中石油的条件,在克能公司看来,这使得项目“不具备商业性”。

在一位石油业内人士看来,中石油开出高价,主要是看中这个项目的战略意义。该人士称,在阿姆河下游的土库曼斯坦境内,有中国投资的储量巨大的天然气田,阿富汗境内也不排除发现天然气资源的可能。

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2006年的报告显示,阿富汗尚未探明的石油储量约16亿桶、天然气16万亿立方米,“这些未探明的油气资源很有可能就集中在阿姆河盆地附近”。

“中石油希望将阿姆河地区纳入中亚油气管道的整体规划中,”上述咨询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 中石油正计划修建从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至中国新疆的油气管道。而且中石油的战略规划是,未来将此油气管道延伸至伊朗的南帕尔斯气田,这样将整片油田版图连为一体。”

不过,在这位人士看来,“在国际市场,项目竞标归根到底还是要考虑回报效益,即使考虑战略意图,也不能忽视国际政治风险。”

海外高风险警钟

中国石油企业在敏感地区遭遇挫折,大项目最终“流产”的例子已经有多起。

2011年,中东和北非政治动荡,直接导致中石油旗下长城钻探工程公司在利比亚和尼日尔等6个较大的海外项目合同中止,直接损失高达12亿。

其它资源领域也有类似情况出现。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最大的项目——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共同投资的艾娜克(Mes Aynak)铜矿项目也多次停滞,进展缓慢。

作为世界上已探明的最大铜矿之一,艾娜克铜矿在2009年7月开工,中冶集团-江西铜业联合体投下巨资进行建设。然而接连遇到的麻烦使得这一项目的投产时间一再推迟。

“一方面项目所在地发现了多处阿富汗文物遗址,另外矿区周边的土地搬迁问题也比较麻烦,还有一些反对派武装分子一直试图摧毁这个政府旗舰矿业项目。”一位中冶人士介绍说,“很多问题比较敏感,我们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缓慢地推进。”

在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看来,“目前国际上质量较高、风险较小的资源项目已经基本上被西方石油巨头瓜分,中国石油和矿业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不得不将目光转向中东、非洲等风险因素较高的地区,但中国企业对高风险地区的政治评估一定不能太乐观,风险因素应该放在评估的第一位。”

而中海油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则认为,中国需要让石油企业回归企业式的运营,按照经济规律,循序渐进地迈出“走出去”的步伐。过去,有太多非经济因素左右了“走出去”的方式,使得石油企业时常面临巨大的风险。

责编:王亭亭

云南pa6尼龙棒

郑州新型爬架安全网

武汉热压罐生产厂家

合肥皮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