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情恨系列之一个畜生的一天

发布时间:2021-01-21 18:35:41 阅读: 来源:沙滩椅厂家

【都市情恨系列之一个畜生的一天】

作者:独孤一狼

又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龟投布常满足的从枕头上挣开双眼,他舒服的伸 了一个懒腰,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这些动作似乎把昨天晚上的疲劳都赶走了。

他一转头,看着身边躺着的那个已经最少有六十几岁的老妇,心里有些无奈 的想着:「妈的,熟女就是不好满足啊,昨晚,我最少吃了十多颗蓝色小药丸才 能连续的做三次,可是还是没有让她得到满足。」

「难道说我真的是老了吗?」他开始无奈的问自己:「昨天的我,竟然每一 次就只能坚持了三分钟左右。想当年还处在壮年的时候,我最少是能坚持五分钟 的呀。看来,长期喝尿的生涯确实让我的能力有些退步了啊。」

龟投布常是一个坚定的「喝尿运动」的簇拥者。而且,他对于这种运动的更 加偏爱和喜欢。在J国,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喜欢这种行为。而龟投布常更是把这 项已经快成为J国国粹的行为发扬的淋漓尽致。

他不但喜欢喝尿,更喜欢在喝的同时吃一些干燥的固体物质来配合食用。当 然,这些排泄物必须是他们国家和一些西方高贵的民族排出来的才可以。普通的 亚洲国家的人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他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连内裤都没有套上,就这么 耷拉着下面已经萎缩成黄豆大小的鸡巴走进厕所。

胡乱的洗了个澡以后,龟投布常站在镜子前面开始梳头。看着镜子那个身材 矮小的身躯,他开始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在镜子形成几个不同的pose,摆了 几个姿势,他觉得还不错。虽然他的身体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肌肉,而且肉体已经 松弛的在身体个处形成一道一道丑陋的褶皱。可是毕竟和他们国家大多数人比起 来,这副身躯还算得上是中上等的了。

照了好长时间的镜子,正当龟投布常完全迷醉在自己这副高贵的身体上的时 候,客厅里的电话却不合事宜的响起来,清脆的铃声,在寂静的早晨显得格外刺 耳。

龟投布常也被这讨厌的铃声从自我陶醉中震醒过来。「混蛋,是谁这么不识 抬举,这个时间打电话,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

他一边凶狠的骂着,一边气势凶凶的从厕所里走出来。脸上的横肉都因为愤 怒而凝结在一起。上面的青筋都一根一根的竖起来。

「喂…………」他口气强横的对着电话吼道。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马上的,就又换了一种极其卑微的口语说道:「是 是我,老板早。」

他脸上的表情在半秒钟的时间就完全变换了一个样子。狰狞的横肉开始剧烈 的向两边舒展,绿豆大小的的眼睛似乎冒着蓝光,嘴角早就快咧到耳后了。连头 都垂的快低到桌子下面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温柔,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恭敬。就好像是奴隶看见主人一 样,不,这么说也不贴切,应该是小狗看见主人一样温顺。最起码,龟投布常是 这么想的。甚至,他有些痛恨自己屁股后面为什么没有生出一条尾巴,不能让他 用这条尾巴摇来晃去的好表达他此刻尊敬的极点的心理。

「好的老板,您放心,我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情的。绝对不会叫你失望的。」

他不停的鞠躬,嘴里连续的说着。

半晌,他才留恋的把电话放下,随后,他又对着电话跪下,连续的磕了几个 响头才小心的站起来。

吃过了早饭,当然,中间还少不了加一些黄色的尿液做饮料,他才信心百倍 的从屋里出来,钻进电梯里向楼下开去。

到了一楼,电梯门刚开,大厦的保安员就恭敬的对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龟投先生早。」

对着保安员的问候,龟投布常没有任何理会。他的嘴角一翘,不屑的看了身 边的这个年轻人一眼,抬着他自认为是高贵的头颅从他身边走过。

「这些下贱的工人,怎么配得到我的一声问候呢?只要老板那一类有着高贵 血统的人才配得到我真心的问候,哼!」龟投布常一边想着,一边藐视的注视着 那个年轻人离开了自己住的大厦。

他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室上,开始寻思着该怎么完成老板交代自己的任务。

龟投布常是J国一家公司的业务课长,他们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就是对外贸 易。这不,今天自己的老板就交代他;德国的一家大型公司正在他们国家要寻找 一家代理公司,老板已经下达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得到G国的代理权。

可是该从那里下手呢?龟投布常陷入了沉思。看来,还是得先找到他们住的 地方才能另想办法。

一边想,他一边就开着车子来到了帝国大厦。可是从门口保安的问询中,龟 投布常竟然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就在刚刚,竟然有两个其它公司的人去了德 国人所在的房间,而且听保安的形容,好像还是两个外国人。

「八嘎」龟投布常恶狠狠地骂着,「是哪个国家的混蛋,竟然敢跑到我们大 X帝国来抢生意。难道说他们都不要命了吗?」

一边想着,他一边怒气冲冲地上了顶层德国人的房间,连门都不敲,冲进去 就大声骂道:「是哪个国家的混蛋,竟然跑到这里来撒野。」

话音未落,房间里坐的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就冲上来,「啪」的一个耳光 打的龟投布常连续的转了几个圈。一边打,一边最里还骂着:「你这个J国的矮 子杂种,让你骂,我打死你这个狗日的。」

龟投布常被打的有些晕头转向的。但依稀之间,他发现房间的坐着的德国代 表并没有阻拦,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更重要的是,那两个外国人竟然是 白人。这让龟投布常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两个外国人在龟投布常一进来的时候就好言软语的话,那么龟投布常 绝对会趾高气昂的首先发难的。可是他们一上来就拳打脚踢的。出于他们国家欺 软怕硬的优良传统,倒让龟投布常有些心虚了。

强忍着身上的伤痛,龟投布常缩着脖子,开始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两位 大人是……是哪国人?」

「我们是美国人!」其中一个白人骄傲地对龟投布常说道,一边说,一边还 仰着头,似乎连鼻孔都抬到天上了。

龟投布常心里咯噔一下,开始暗暗的叫苦。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你说这 两个抢生意的,是哪过人不好,偏偏是美国人,这……这可是我们整个国家的主 人啊。那有奴隶在主人面前撒野的呢,看来,这次自己是太冒失了一些。

想到这里,龟投布常马上毫不犹豫地就跪在地上,对着两个美国人就使劲地 磕起头来。

一边磕,一边嘴里还快速的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两 位先生是尊贵的美国人,都是……都是我的不好,请您一定原谅……」

两个白人相视一眼,都禁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其实一个人还说着:「哈哈 哈,你这个黄皮猪,倒还很懂事啊。」

龟投布常一听他的话,心里有些郁闷,他连忙抬头说道:「请……请大人不 要叫我黄皮猪,这……这是我们称呼支那人的。」

「闭嘴,我叫你什么,你就是什么。你,你难道还敢还嘴吗?」一个白人听 了,立刻上去对着龟投布常就是一脚,正好踹在他的小腹上,踢的他几乎连肠子 都搅合在一起了,疼的龟投布常脸上的汗都滴答滴答的冒了出来。

可是龟投布常不敢露出任何的不满,他赶紧的重新爬起来,继续跪下去,嘴 里还不停地说道:「是,你说什么我就是什么,我是黄皮猪,我是黄皮猪……」

这时候还坐在一边的德国代表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站起来对着龟投布常 说道:「算了,我终于是看出来你们这个国家的人是什么样了,心理变态,欺软 怕硬猪狗不如!我不能把这次代理交给你们了,我决定交给这两位美国代表。」

龟投布常听了,嘴上一撇,心里嘀咕着:「哼!你这个无知的德国人知道什 么,你说的这些可都是我们大XX帝国的优良传统啊。算了,和你这样没见识的 人也说不到一起去了。」

想了想,他站了起来,弯着腰伸出手来,对着两个美国人说道:「那么恭喜 两位尊贵的先生了,你们拿到了代理权,请允许我请两位大人共进午餐以表示祝 贺。」

龟投布常的手伸了半天,可那两个人根本就没理会他,等了一会,其中一个 人竟然还把脚伸到了龟投布常的身边。

龟投布常马上就明白了。他立刻爬下去,乖乖的张开嘴,仔细的用舌头在那 人的皮鞋上舔了半天,一直到把他的皮鞋舔的油光锃亮以后,才依依不舍的把舌 头收了回去。

一旁的德国代表一直在摇着头,似乎是根本不理解世界上怎么竟然会有这么 无耻,这么不要脸的民族……

出了大厦的门口的时候,有一个似乎看起来是亚洲其它地方的人好心的提醒 龟投布常,说他嘴上似乎沾了一些黑色的东西,却被龟投布常撇着嘴,连理都没 理。他知道那些所谓黑色的东西是刚才给伟大的美国人舔皮鞋的时候,嘴上沾的 一些鞋油。但这些在龟投布常眼中低贱人怎么能理解自己的志向。要知道,那些 鞋油可是尊贵的美国人的啊,这种荣誉可是很多国会议员都没有得到的。他怎么 可能把它擦干净呢?

昂首阔步的,龟投布常就回到了公司。刚一进办公室,就发现公关部经理兴 兵花柳正被几个职员按在桌子上玩3P呢。龟投布常随便看了一眼,发现他们的 技巧丝毫没有什么花样。

只是随便的在花子的阴道里和屁眼里插上两根肉棒在抽插着。也没有什么吃 屎喝尿之类的新潮动作,看了一会,觉得这种群交甚至都不能让龟投布常产生勃 起。实在是有些索然无味。

不过龟投布常也没有制止他们的举动,因为在公司里,随意强奸女性职员是 被允许的。

而且如果能加上虐待,甚至可以得到公司的虐待奖金。所以对于这些事,龟 投布常是不会理会的。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像自己的老板犬养竹升来 报告一下今天的事情。

走到犬养的办公室门口,龟投布常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恭敬 的弯着腰,敲开了老板的大门。

一进门,就发现犬养骑在公司的清洁大妈——六十岁的洞子女士的身上在剧 烈的运动着。

发现了龟投布常进来,犬养先是不耐烦的摆手示意他等一下。

龟投布常就恭敬地跪在犬养的身边,仔细的观看老板的性交过程。越看就越 是心里敬佩犬养的能力,他在心里不断的赞叹着:「老板就是老板啊,你看,他 的生殖器是那么的短小精悍,他的一下一下吃力地动作是那么的缓慢而优雅。就 连……就连老板小腹上那比孕妇更大的肚皮都显得是那么的高贵……」

不过犬养坚持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因为有人观看使犬养觉得十分的刺激,从 而让他的性交时间延长了将近一倍,但也是短短的五分钟左右,他就射精了。

满足的把自己的精液射干净以后,犬养马上就让清洁大妈把大腿劈开,然后 他亲自伸出舌头,又把刚才自己射进去的精液仔细的都又吸回到自己嘴里,一边 吸,还一边吧嗒着嘴,显得滋味相当好的样子。

龟投布常在一边看的是羡慕异常啊。他多希望自己也能趴在洞子的两腿之间 把犬养的精液也多少吃一点下去。要知道,那可是尊贵的犬养大人的精液啊,是 多的难得啊。

可是龟投布常知道自己的地位还达不到。别说是犬养大人的精液,就连大人 的粪便,自己还没有资格去吃呢。不过据说眼前的这位老的都掉了牙齿的女人曾 经吃过犬养大人的粪便,这让龟投布常的心里觉得一阵的妒忌。

好容易等到犬养忙活完了。他示意洞子先出去,然后又开始把自己的衣服仔 细的穿戴好了,才摆出一副人模狗样的姿势龟投布常对说:「嗯,龟投君啊,有 什么事你就快说吧,但我事先要警告你,最好是很重要的事,否则,就屏你打断 我性交的这一件罪过来看,我就会惩罚你,会用鞭子抽你的。当然,我这么尊贵 的身份是不会去做的,我会让公司里地位最低下的职员来执行的。」

本来听到犬养说要用鞭子来抽打他,龟投布常的心里不由的一喜,他甚至想 是不是干脆编不句谎话,来让尊贵的犬养大人来抽自己,这……这将是多么大的 荣幸啊,但紧接着一听到似乎犬养大人自己不会出手,吓的龟投布常赶紧地说道 :「是……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对德国的代理权被……被别人抢走了。」

「八嘎。」一听到龟投布常的话,犬养竹升一声大骂,然后顺手就抄起桌子 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啪的一下,正好就砸在龟投布常的额头上,顿时,就把 龟投布常整个脸上都砸的血淋淋的。

龟投布常瞬间就觉得是那么幸福,幸福的他几乎都快要飘了起来一样。他满 足的闭上眼睛,细细地回味烟灰缸敲打在自己头上的瞬间感受。要知道,这烟灰 缸可是尊贵的犬养大人亲手仍来的,而他头上的血也是为了犬养大人而流的,光 是想一想,就已经开始让龟投布常激动的浑身都有些发抖了。

犬养竹升正在愤怒的想着该怎么惩罚这个不会办事的下属呢,却意外的发现 这家伙正满脸陶醉的闭上眼睛在回味着什么。他脑袋一转,马上就明白了龟投布 常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他阴森森地一笑,马上就想到了一个要如何整治他的办法。

龟投布常正在兴奋的回味着刚才的被打的滋味了,猛然间听到了犬养发出的 一阵阴险地笑声。出于对犬养的了解,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再不把事情解释清楚 的话,可能接下来反而会弄巧成拙的。赶紧地用膝盖垫着爬上两步,向哈巴狗一 样恭敬的和犬养说道:「老板,请……请听我解释。」

「好吧,我看看你这家伙到底还能说出什么花样了。」犬养勉强看着龟投布 常说道。

「是这样的,本来,这次的项目,我们是很有把握的,可是,可是今天我去 了帝国大厦以后,发现,发现竟然已经有两个外国人先到那里了,而且他们……」

顿了一下,龟投布常有些恭敬地又把身形跪的更标准了,彷佛生怕对那两个 外国人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一样,虽然他们不在这里,但礼节上,是绝对不能少了 的。

「是……美国人啊。」龟投布常一字一顿的说了下去。

「什么?他们……他们竟然是尊贵的美国人。」犬养吓的浑身的肥肉都开始 哆嗦了起来。

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龟投布常的鼻子说:「那……那你有没有什 么得罪他的地方啊?」

「没……绝对没有。反倒是,我恭恭敬敬的在两位尊贵的美国主人面前,把 这次的代理权让给了他们。」龟投布常的脸上全部都是崇拜的神色。

「嗯,你……你做的很好,不……是相当的好。」犬养满脸赞赏的看着龟投 布常。「记住啊,我们永远都不要和尊贵的美国主人争任何东西,任何尊贵的美 国人都是我们的父母啊。不……要比父母更加尊贵。如果他们需要,我们可以把 我们的母亲献出来供他们奸淫的。」

一边说,犬养一边还满脸遗憾地感慨着:「要知道,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就是……就是……我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没有被尊贵的美国人奸淫啊。要不然 的话,可能……可能我也会有一个美国父亲了。那……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啊……」

龟投布常看着陷入美梦中的犬养,不敢打断他美好的幻想。等了好半天,终 于才等到老板从白日梦中清醒过来,他赶紧炫耀一样的指着自己嘴上的黑色污渍 说道:「不但……我不但没有得罪尊贵的美国人,而且,而且竟然还亲自为他们 舔干净了皮鞋,老板你看,我嘴上的黑色印记就是他们皮鞋上的油啊。」

「什么。」听到龟投布常竟然可以能舔到了美国人的皮鞋,妒忌的犬养连眼 睛都快变绿了。他一溜小跑的就冲到龟投布常面前,命令他道:「快,我命令你 把头抬起来。」

龟投布常马上无条件的把下巴仰的高高的。犬养看着他嘴巴上的黑色油渍又 是嫉妒又是气愤。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亲自去见德国代表,要不然的话,可能得 到美国人舔皮鞋这一幸福事情的人可能就是他自己了。

越想越是后悔,最后他干脆一口就含住了龟投布常的嘴角,在那块黑色油渍 的地方开始使劲地吮吸了起来。

吮吸了很长时间,一直到那块油渍几乎都被犬养吮吸的没有任何痕迹了,他 才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满足的说道:「到底是美国人留下的东西啊,味道实在是 太美好了。甚至要比,要比粪便的味道更加让人难忘啊。」

嘴里吧唧吧唧的回味了半天,犬养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对龟投布常说:「 嗯,这次的事情,你表现的相当出色,而且……而且由于你曾经已经舔食过美国 人的皮鞋了,所以你的身份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不能允许在我的公司里,有 这么高荣誉的职员还处于这么低下的职务,所以,所以从今天开始,你,龟投布 常。就是公司的最高行政长官了。而且……而且今天晚上,我郑重的邀请你参加 我们家庭的SM晚宴,请你……请你一定要准时参加。」

「这……这是真的吗?」龟投布常的眼中充满着泪水,他觉得自己已经幸福 的快要死掉了。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会允许一个,一个曾经舔过美国人皮鞋的高尚人士 还担任,担任业务课长这么一个,一个低下的职务吗?不……这绝对不可能,从 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最高助手了。」犬养兴奋的说着。一边说,他一边还想着 :「如果别的公司的老家伙们知道,知道我们这里竟然出现了一个象龟投布常这 样舔过美国人皮鞋的高尚人,还不知道,不知道会羡慕和妒忌成什么样子呢。」

美了一会,犬养对着龟投布常说道:「好了,你先出去吧,准备一下,晚上 要记得来参加我们的家庭SM宴会啊,但不用带什么器具了,因为我们家里一些 皮鞭、蜡烛、跳蛋、灌肠器之类的东西已经很齐全了。」

「好了。」龟投布常恭恭敬敬的对着犬养嗑了几个头以后,怀着满腹的喜悦 就走了出去。

出了门口,龟投布常依旧还觉得有些轻飘飘的。他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好 像是在梦里一样的。连自己怎么走回办公室的都不知道了。

在椅子上坐了好半天,龟投布常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不真实。他 甚至还重重地打了自己好多耳光,而且还用夹子使劲地夹住了自己的睾丸,甚至 把自己的尿都夹的疼了出来,他这才肯定,这一切,一切都是真的。

被夹子夹的有些尿意了,龟投布常开始晃悠悠的向洗手间走去。到了洗手间 一看,人还真挺多了。但主要的都集中在那几个真人马桶上了。大家都把阴茎塞 到那几个跪在地上做尿桶的女人嘴里,反倒是一边的陶瓷小便器都没人用了。

龟投布常看了一眼,发现其中有一个家伙几乎不像是在小便,因为他的阴茎 变的硬硬的,还不停的把肉棒在那女人的嘴里抽来抽去的。一看就是在让那个跪 在地上的女人为他口交。

龟投布常上去一把就把他拉到一边,顺手还一个嘴巴抽了上去,一边打,一 边嘴里还骂着:「混蛋,想找女人口交,外面公司里有的是,这里女人的职责是 为男人接尿的,你现在占据了她的嘴,让那些真正想撒尿的人怎么办呢?」

那个被打的男人看了一眼龟投布常,发现他的职务要比自己高,吓的连一句 话都不敢说了。连忙低头哈依了半天才小心的离开了。

等那男人离开了,龟投布常这才解开裤带,把小小的阴茎露出来,一把就塞 到跪在地上的真人马桶的嘴里,开始痛快的撒起尿来。可是他的尿可是憋了一上 午的,尿的又多又猛,那女人已经是竭力的在喝下去了,可还是有些尿液不小心 的从嘴角里流了出来。

「八嘎」龟投布常看见自己的尿液竟然被浪费了几滴,气的他对着跪在地上 的女人就大骂着,一边骂,一边还吆喝着要惩罚她。

那女子被龟投布常个吓坏了,低声下气的陪了好半天礼,最后还决定把自己 今后一个月的排泄物都给龟投布常吃,这才能龟投布常转怒为喜,放过了这个失 职的女职员。

但随后的整个下午,龟投布常都开始了一阵漫长的等待。他等待的就是参加 犬养大人晚上的家庭宴会。他知道,有资格参加犬养的家庭宴会的人,都是一些 社会上的知名人士,又或者是他的心腹才可以的。

终于等到了天黑的时候了。龟投布常决定开着车子去参加宴会。在路上,他 路过了一家SM商店,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带一些礼物去,虽然犬养大人 说了,自己不用带东西。

但第一次去别人家就空手去,这绝对是有些失礼的。

想了半天,龟投布常决定买一条狗链,又买了一套新式的阴唇夹子。因为他 决定把自己扮成一个狗童子,去取悦犬养一家人的欢心。

这个决定是是龟投布常想了好半天才想好的的。因为他知道犬养大人是和他 的母亲,妻子还有一个妹妹住在一起的,所以宴会的兔女郎是不缺人的,但犬养 大人只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儿子,所以他们家里应该是每次都是会缺少一个狗童子 的。自己的准备应该是会得到他们一家人的赏识的。

车子开到了犬养家门口,龟投布常开始脱光了全身所有的衣服,然后把狗链 带到脖子上,最后在把阴唇夹子仔细的夹到自己的睾丸上。

当夹子夹到自己睾丸的皮上的时候,一种火辣辣的疼痛从下体一直顶到了头 皮上,疼的龟投布常连眼泪都流出来了。他哼哼着发出一声呻吟,开始强忍着那 种几乎让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渐渐的,睾丸已经开始习惯了被夹子死死地夹住的事实,极度疼痛之后带来 的就是一阵轻松的感觉。让他开始觉得好像有一阵暖流从睾丸那里流过一样。甚 至让他的阴茎竟然又大了少许。

穿戴好一切,龟投布常开始很有礼貌的按着门铃。一会门开了,从里面走出 来一个中年女子。

那女人看见了全身赤裸而且打扮怪异的龟投布常,并没有任何的惊讶的表情。

看起来她似乎早就习惯了男人的那种造型了。

「你好,请问你是?」她显得很有礼貌的问着。

「你好」龟投布常对着女人就是深深地一鞠躬。「我是……犬养大人公司的 职员,我的名字叫龟投布常,请多多指教。」

「啊,原来你就是龟投君啊,哥哥今天回来以后就一直在提到你呢,快,快 请进吧。」那女子听了以后,连忙满脸热情的招呼着。

「原来是犬养大人的妹妹啊。」龟投布常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跟着她进了 门里。在玄关里脱了他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件遮挡物——鞋子以后,龟投布常终于 是名副其实的全身赤裸了。

可能是他弯腰拖鞋的时候屁股太的过高了,一下子就把他的生殖器露在了外 面,犬养竹升的妹妹突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看着龟投布常的下体,嘴里惊 喜的说:「哎呀,好,好漂亮的阴唇夹子啊。」

一边说,一边还惊奇的把脑袋伸到龟投布常的跨下,开始爱不释手的摆弄着 他睾丸皮上夹着的东西,一边摆弄,嘴里啧啧的称赞道:「看,多精致啊,夹子 上竟然还有这么多细小的倒刺,哦,这里还有一个插座一样的东西,难道,难道 是插上以后会产生电流的吗?哦,天照大神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阴唇夹呢?」

听了那女人的称赞,龟投布常心里一阵佩服,不愧是犬养大人家的啊,竟然 能从这里面发现这么多的新功能。看起来关于SM的东西,自己还是应该多多学 习才是,毕竟,SM和乱伦是我们国家的国粹,对于国粹的知识这么贫乏,让龟 投布常觉得心里是那么的羞愧,那么的内疚。

跟着犬养的妹妹进了屋子,发现老板一家人已经都在房间等候了,看见龟投 布常进来,犬养竹升连忙和家人介绍到:「请允许我对大家介绍一位尊贵的客人 ……龟投布常先生,这位尊贵的客人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我们公司有史以来第 一个舔过美国人皮鞋的人啊,天,我太激动了,请允许我在说一遍,是第一个舔 过美国人皮鞋的人啊……」

「哇,」顿时,犬养的家人都发出一声声惊讶和羡慕的赞叹声。紧接着,连 看龟投布常的眼神中都充满着崇敬。

「这,是我的母亲。」犬养指着他身边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介绍着。

「你好,请多多指教。」龟投布常深深的一个鞠躬就几乎把头都弯到地上了。

「请快起来。」老太太满嘴透风的说着:「您是一位尊贵的客人,请不要这 么客气。对了表达我对您的崇敬心情,请允许我将我的粪便拉到您的口中。」

「什么,这……这是真的吗?」龟投布常激动的浑身都打着哆嗦。他几乎没 有丝毫的犹豫。一下子就将脑袋钻到老太太的屁股下面,然后迫不及待地说:「 请……请快拉吧。」

犬养的母亲可能是年岁有些大了,「哈依,哈依」的叫了半天,终于还是将 一棵小小的,圆圆的屎蛋蛋屙到了龟投布常的嘴里。

龟投布常抿着嘴,开始忘情地品位口里的那棵屎蛋。就觉得一股辛酸的恶臭 一下子从嘴里直接就顶到鼻子上,冲的他几乎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您对我的粪便还满意吗?」老太太有些担心的问着。毕竟她年纪大了,吃 的少,拉的也就不是很多。而且大部分的粪便还都由她的儿子犬养吃掉了,所以 她怕自己的粪便不够多,不能让龟投布常感到满足。

「很满意,很满意。这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臭,最恶心的粪便了。」龟投布 常连连点头,满心欢喜的说着。

「好了,尊贵的龟投布常,」这时候,一边的犬养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 和他说道:「有一件事情,请您……请您一定要答应我。」

龟投布常看着老板,虔诚的说:「请您吩咐,我一定作到。」

「是这样的。」犬养满怀憧憬的说:「您知道的,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 就是我的母亲、没有被美国人强奸过,可是我……可是我……」他越说越激动了。

「可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杂种啊,作一个美国人的杂种是一件多么美 好的事情啊。」

说到这里,他已经是满眼热泪了:「可是我还是失望了,但是你,你的出现 让我又看到了一丝希望。毕竟,你是舔过美国人皮鞋的人啊。那么,那么请您一 定要强奸一次我的母亲,了结我的心愿吧,让我即使做不到一个纯种的杂种,也 让我做一个杂种中的杂种吧。」

「好的,我一定满足您的要求。」说完,龟投布常一把就冲了上去,开始撕 犬养母亲身上的衣服。

「克一莫其,克一莫其」犬养的母亲一看龟投布常上来了,嘴里一下子就叫 了起来。

可一边的犬养有些不满意了,他生气的说:「母亲大人,拜托你注意一下好 吗?现在我们玩的是强奸游戏,您好像叫错了啊。要知道,您也是一个经验丰富 的人,而且上个星期还客串过女优拍过片子,怎么连这点都不明白了。」

犬养的母亲羞愧的低下了头,赶紧又叫着:「亚灭贴,亚灭贴,哈那西贴。」

犬养点了一下头,满意的说:「这样才对啊,就这么叫。」

龟投布常扒下老太太的裤子,直接的就把阴茎插了进去。

「哈次卡西,哈次卡西」很明显,犬养的母亲十分的敬业,刚插进去,她就 大声的叫着。

「以太,以太」龟投布常抽动了一下,马上。犬养的母亲就换了一种叫法。

「哈哈,知道痛了吧,」龟投布常也很入戏,他得意的一边干,一边对犬养 的母亲说,要知道,我的东西有将近2厘米呢,怎么样,够大吧,够厉害吧。

「克一莫其,克一莫其」龟投布常刚说完,老太太马上又换了叫床的声音。

可是他还没干几下呢,就开始觉得身体发酸,吓的龟投布常赶紧叫着:「一 库,一库」

发现龟投布常要出来了,犬养的母亲连忙配合的说:「啊她西诺喔库你,啊 她西诺喔库你」

在她的配合下,龟投布常汪汪的叫了几声,然后就射精了。

在他射完以后,老太太爬了起来,然后很满足的对他说:「您,您刚才真是 神勇啊,足足抽动了10多下才出来呢,我……我实在是很满足啊。」

一边的犬养也连忙感谢到:「龟投布常,真的很感谢你,感谢您对我母亲的 内射。」

「不客气,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到的。」龟投布常连忙微笑着回应到……

那一夜,在药丸的帮助下,龟投布常足足射了三次,连腿都软了,最后,还 是犬养找的人才把他抬到了龟投布常自己的家里。躺在床上,龟投布常满意的想 着,今天,实在是很充足的一天啊……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2011-7-15 15:31 编辑 ]

彩票霸主

皇城战BT(GM版)

斩魔游戏

相关阅读